中文版|English

咨询服务热线:400-0977-150

联系我们Contact us

河南中冶律师事务所
咨询服务热线:400-0977-150
0379-60692992,0379-60692993
0379-60692995,0379-60692997
办公室传真号码:0379-60692996
邮 箱:zhongyelawyer@163.com
地 址:洛阳市西工区王城大道与唐宫西路交叉口东北角汇金中心712室

成功案例

张彦立、王晓栋律师成功案例——运输合同纠纷案

作者: 发布时间:2015-05-30 浏览次数:1304
打印 收藏 关闭
字体【
视力保护色

原告:广州市某物流有限公司,注册登记地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大源村116-130号林安货运市场零担区一街01030507及东街01-05号商铺。

  法定代表人:李某,经理。

  诉讼代理人:彭志勇,广东颐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周某,男,19641115日出生,汉族,住所地河南省偃师市。

  被告:张某,男,19621228日出生,汉族,住所地河南省偃师市。

  两被告共同诉讼代理人:王晓栋,河南中冶律师事务所律师。

  两被告共同诉讼代理人:张彦立,河南中冶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洛阳某运输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注册登记地河南省洛阳市老城区中州中路**号。

  法定代表人:李某,董事长。

  诉讼代理人:李战勋,该司企业法律顾问。

  被告:郭某,男,1966923日出生,汉族,住所地河南省偃师市


  原告广州市某物流有限公司与被告周某、张某、洛阳某运输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郭某运输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0812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广州市某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物流公司)的诉讼代理人彭志良,被告周某、被告张某共同诉讼代理人王晓栋,被告洛阳某某运输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洛阳某公司)诉讼代理人李战勋,被告郭某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某物流公司诉称,2010627日,原告与被告周某、张某签订某物流公路运输合同,约定周某、张某将仇志凯服装299件送至郑州,原告预先支付运费5600元。双方还约定,在周某、张某将货物运送至目的地之前,如发生货物短少、雨淋、封车不当等其他原因造成货物的损失、损坏,由其赔偿货物同等价值。签订合同后,原告支付了运费5600元,周某、张某即起运货物。在其将货物运至广东省英德市境内时,发现其承运的货物被盗,并由其另一名同伴辛全喜报警。英德市公安局横石水派出所(以下简称横石水派出所)出警,并作出了现场勘察,证实货物被盗65箱,合计1361件,价值444719元。另,周某、张某用于运输合同约定货物的车辆豫C**、豫C•**挂,登记的车辆所有人为洛阳某公司,实际上是被告郭某购买、挂靠被告公司。综上,被告周某、张某没有按照合同的约定,如数将货物运送至目的地,应承担赔偿责任,并退回原告已交的运费,而被告郭某、被告洛阳某公司作为车辆的名义、实际所有人,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为此,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赔偿原告货物损失444719元,返还运费5600元,并负担本案受理费。

  被告周某辩称,一、本案原告不是本批货物的所有权人,没有直接向本案被告主张丢失货物损失的权利。本案所涉货物的所有权人应该是郑州东之杰公司,原告只是承运这批货物的一个运输公司,不应直接向本案被告主张丢失货物的损失,并且其向被告主张的数额明显高于实际所有权人所主张的数额,存在谋取不正当利益的嫌疑,因此其主张不应得到法院的支持。二、被告张某不是实际车主,也不是承运利益的承受着,作为本案被告主体资格不适格。张某是在实际车主雇佣的一名业务开发人员,其职责只是替老板郭某联系货源,联系到业务经郭同意后才能代替其与托运人签订运输合同,才能往车上装货,在得到运输收益后,全部收益都要上交老板,而他只是从老板那里领取微薄的工资,让如此的一个打工者承担这么巨大的责任,这是不公平的,也与民事权利与义务相一致原则是相违背的。因此,张某不应作为本案的被告。三、本案原告存在明显严重过错,应当承担货物丢失的全部责任。首先,原告在与被告签订运输合同时,未向被告申明所装货物是名牌服装——李宁牌服装,只说是服装,从而导致了被告错误认为此批服装只是普通服装,进而又直接导致了被告未采取相应的安保措施。此即原告的某一个明显错误,未向被告申明服装的详细情况。其次原告在将服装装上被告车辆后,已是晚上7点左右,天已接近夜晚,被告表示某二天早上再发车,但原告却催促被告当晚立即发车,这与当地的商业习惯相违背的,因为,在广州这边物流行业有个不成文的惯例——“晚上装车后,一般都在某二天早上发车,当晚发车的很大可能货就会丢失。原告不顾被告的意愿,以不让拉货为由硬催着被告当晚发车,被告无奈只好听从原告的指示于当晚发车。此即原告的某二项过错——催促被告晚上发车。基于原告以上两项错误,最终导致了巨大的损失,原告的责任是明显的、严重的,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某三百一十一条之规定,承运人对运输过程中货物的毁损、灭失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承运人证明货物的毁损、灭失是因不可抗力、货物本身的自然性质或者合理损耗以及托运人、收货人的过错造成的,不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据此,可知被告不应该承担货物丢失的责任,其责任应当由原告自己全部承担。四、原告要求被告承担44万余元的货物丢失损失,缺乏依据,也不符合法律规定。原告从与被告签订合同到货物装上车辆起运,原告从未告知过被告所装的服装全是李宁牌服装,被告也是在货物发生丢失报警后,警员当场打开箱子后,才得知丢失的服装是李宁牌服装,原告向法院提交的郑州东之杰公司出具的丢失货物明细单与被告从郑州东之杰公司获得的丢失货物明细单存在很大的不同,光数额上就相差7万多元,可见其提交的单据存在很大的可疑性,不能单独证明丢失服装的型号、数量、价格;其次,从被告向法院提交的录音证据可以得出,原告的上家即原告的托运人——某物流公司向郑州东之杰公司赔偿的数额是按照45万多元的7折计算的,即31.5万多元,而某物流公司向其承运人原告索赔也是按45万元打7折计算的,但原告却向被告主张44万余元的损害赔偿金,这与法律所规定的赔偿金应当以给受害人所造成的实际损失为限相违背,是无依据的。此外,原告对这批货物投了商业保险,要求索赔时也应该将已经获得的补偿扣除。因此,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其44万余元的损失缺乏依据,也不符合法律规定。五、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中货损数额的计算应当依法、依据作出认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某三百一十二条之规定,货物的毁损、灭失的赔偿额,当事人有约定的,按照其约定;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某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按照交付或者应当交付时货物到达地的市场价格计算。法律、行政法规对赔偿额的计算方法和赔偿限额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本案中货损的赔偿额应当按照货物到达地即郑州的市场价格计算,对市场价格应该有三种理解:一种是个体品牌服装经营者卖给最终消费者的价格;某二种是生产厂家卖给各个体品牌服装经营者的价格。按照某一种和某三种的价格来确定货损赔偿数额的话,因为其中已被加入各种各样的利润,让承运人赔偿各总经销商和各个体经营者成本支出后,在让承运人替总经销商和各个体经营者并不确定的利润损失买单,这是不公平的,也是不合理的,更是不符合本案实际情况的,而按照某二种生产厂家卖给总经销商的价格计算损失数额正好是符合本按实际的,本案中郑州东之杰公司是李宁牌服装河南总经销商,丢失的这批服装是该公司从生产厂家购买后委托物流公司从广州运往郑州的,因此按照某二种方法即按照各地总经销商从生产厂家购买服装的价格计算丢失货物损失数额最为合理、合法,更符合实际情况,而被告向法院提交的计算损失价格确是以面向全国各地的统一价格的标牌价格,这种不区分各地经济发展情况的计算方法与法律规定相违背的,况且其提供的价格标牌的合法性原告也无法证明。因此,不应该按照原告所提交的标准计算损失数额,应当依法、依理作出认定。六、该批货物的丢失涉嫌刑事犯罪,应依法中止本案的审理。该批货物的价值在刑事案件中会进行货物价值的鉴定,如不中止审理,必将导致本案判决中对货物价值的认定与刑事诉讼中对货物价值的认定相冲突,这样会损害人民法院审判的严肃性。因此,应依法中止本案的审理。综上所述,原告起诉被告错误,计算损失依据不合法,不符合事实,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张某辩称,我方的答辩意见与被告周某的相同。

  被告郭某辩称,一、被告周某是我聘请的司机,被告张某是我聘请的业务员。张某为我招揽运输业务,由周某驾驶上述车辆将托运人托运的货物运输至目的地。二、其他答辩意见与被告周某、张某的相同。我方认为原告不能证实其所主张的货物损失明细以及已实际发生,所以我方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洛阳某公司辩称,我方虽然是涉案车辆的名义车主,但实际车主是被告郭某,且与原告订立运输合同的也不是我方,因此,我方不同意原告要求我方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被告郭某(乙方)与被告洛阳某公司(甲方)于20091020日签订货车经营合同,约定:乙方自购东风货车一辆,自愿入户甲方经营,甲方同意为该车办理入户及营运手续,车辆牌号豫C•**、豫C•**挂,车辆的牌照及运营手续归甲方所有。乙方实行单独核算、自负盈亏,独立承担经营中的民事责任。合同期限自20091020日至20111019日。双方还约定了合同解除、违约责任等内容。上述车辆豫C•**、豫C•**挂的行驶证登记车主均为被告洛阳某公司。被告郭某聘用被告周某为其司机驾驶上述车辆,同时聘用被告张某为其业务员招揽运输业务,揽得运输业务后,周某用上述车辆将托运人托运的货物运输至目的地。

  2010627日,原告与被告周某、张某签订的《某物流公路运输合同》,约定,承运车主(乙方)以上述车辆承运托运人洛阳某公司(甲方)托运的含仇志凯服装”299件在内的货物自广州运至河南省郑州市、洛阳市,起运时间为当日,到达时间为同年630日;总运费8600元,预付运费5600元,凭回单结算运费3000元,乙方在甲方的安排下装完货,封好车,到达目的地卸货前,如发生货物短少、雨淋、封车不当等其他原因造成的货物的损失损坏,由乙方赔偿货物同等价值。双方还约定了迟延交货等违约责任等内容。原告查阅周某、张某提供的上述车辆行驶证后,其代理人张蒙蒙在该合同的托运人甲方签名,被告周某、张某在该合同承运人乙方栏中共同签名。原告向周某、张某支付运费5600元。

  同年627日晚1022分左右,与被告周某共同驾驶上述车辆的辛全喜向横石水派出所报警,称其驾驶的豫C•**车辆所运载的货物在京珠高速公路北行佛冈县至英德市横石水路段时被盗,据辛全喜驾驶的豫C•**

  车辆随车清单显示,该车辆原运载有李宁服装299箱,该所接报后进行清点,剩余李宁服装234箱,被盗65箱。

  事后,双方当事人因协商赔偿货物损失无果,成讼。

  另查,诉讼期间,原告为证明上述被盗李宁服装的价值,补充索赔函复印件,称该函是托运人浙江某物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向其发出,某公司称于2010629日委托原告承运广州到郑州的李宁服装,在原告运输途中发生服装被盗,导致某公司受损1816件,损失金额452024元,明细见附件。原告未提供该附件。原告还称本案的丢失的1361件服装价值合计为444719元,包括在上述损失金额452024元内;某公司所称1816件,损失金额452024元,是该公司先后于627日、629日委托原告承运,分属两个不同的运输合同,两次运输都出现了丢失李宁服装,两次丢失所出入的400余件按价值1万余元

  结算。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均予以否认,并抗辩称该函即使是真实的,函中提及的托运时间、服装数量等与本案运输合同所反映的时间、原告在诉讼请求中所主张的服装数量均有较大出入,故否认该证据的关联性。被告周某为证实原告所称的上述损失不属实,提交收货人郑州东之杰公司丢失货物清单传真件,郑州东之杰公司称实际损失是374419元,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提出异议。

  被告周某还提供录音证据,称其于2010810日向郑州东之杰公司核实货物丢失情况,于927日某公司核实其向郑州东之杰公司赔偿丢失服装的情况。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否认。被告周某未举证证实该录音证据的真实性。

  诉讼期间,原告申请实物查封涉案车辆(原告起诉前已将该车辆扣留在停车场),并提供了相应的担保,本院依法对涉案车辆进行了实物查封。被告以影响其经营使用为由申请解封,但拒绝提供其他财产供本院置换财产保全,原告也拒绝解除实物查封、改为登记查封。

  以上事实,有运输合同、报警回执、派出所证明、行驶证、货车经营合同以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证实。

  本院认为,某一,关于运输合同相对人、承责主体的问题。被告郭某聘用被告周某、张某作为司机及业务员,后者为郭招揽运输业务、订立运输合同的行为,应视为职务行为,故被告周某、张某与原告签订的运输合同的承运人应当为被告郭某。双方签订的运输合同合法有效,具有法律约束力。原告作为与被告签订运输合同的相对人,有权就该合同起诉,被告称原告不是货物的所有权人、对本案损失无权主张的抗辩无理,本院不予采纳。订立合同时,周某、张某虽然向原告出示了涉案车辆的行驶证,但该行驶证仅显示登记车主是被告洛阳某公司,并无如授权委托书等的其它证据足以使原告相信被告周某、张某有权代理被告洛阳某公司与原告签订运输合同,因此原告称周某、张某向其出示行驶证、足以使其相信洛阳某公司签订运输合同的主张,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纳。郭某无证据证实本案服装丢失是不可抗力等免责原因造成的,故其应履行运输合同过程中造成的毁损,灭失负责赔偿。被告洛阳某公司作为涉案车辆的被挂靠方,收取被告郭某挂靠费用,应承担相应的责任,故应对郭某就上述运输合同的债务承担补充清偿责任。原告要求被告周某、张某连带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予以驳回。

  某二、关于丢失货物的明细及赔偿金额的问题。原告与被告郭某签订的运输合同中并未明确托运的服装的品牌、数量以及价值,现原告主张其托运单货物为李宁牌服装及被告郭某承运过程中丢失65箱、1361件、价值444719元,被告郭某均予以否认,故原告应对此举证证实。首先,原告提供的用以证明丢失货物的明细、单价的清单,盖有东之杰郑州市收货专用章印章,被告郭某虽然确认收货人为东之杰,但否认该清单的真实性,原告未提供证据证实东之杰郑州市这一主体的真实性及于本案的关联性,故对该清单本院不予认证;其次,为证明上述被盗李宁牌服装的价值,原告提供某公司的索赔函复印件,被告郭某否认该证据的真实性,原告未提供该函件的原件及函件所提及的附件函件所提及托运时间、丢失服装价值、数量与本案中运输合同所反映的时间、原告在诉讼请求中所主张的服装价值、数量均有多处较大出入。再次,原告提供的价格标签仅能证明标签所对应的服装的市场价格,因原告不能证明所丢失的服装的明细,加上上述原因,故不足以证明此价格系丢失服装的价格,故对该证据本院亦不予认证。因此,虽然双方当事人均确认货物的确在运输过程中发生了丢失,但被告不确认原告所提出的具体损失,原告对其所主张的丢失服装的规格、数量、价值均不能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证实,故对原告要求赔偿损失444167元的诉讼请求,因缺乏事实证据,本院不予支持,予以驳回。

  某三,关于被告周某要求中止审理案件的抗辩,对此,因现有证据显示公安机关对被告所报案的被盗并未立案侦查,以及盗窃的主体与本案民事关系的主体不同,因次对本案民事法律关系的审理,不受上述被盗事件的影响,故对被告所提上述抗辩,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某六十四条某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广州市某物流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8055元、财产保全费150元,由原告广州市某物流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谭萍

  人民陪审员:刘莲

  人民陪审员:王向慧

  二O一一年五月日

  本件与原本核对无异

  书记员:刘燕燕

  林燕莹

 


本文是【http://zhongyelawyer.169.greensp.cn 河南中冶律师事务所】原创,转载时请务必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出处

地 址:http://www.zhongyelawyer.com.cn/home-articleinfo-fid-10-id-52.html

0